蓝血人网|企业与企业家研究网

何君尧被当街刺杀,伤口正对心脏,今天是黑色恐怖日!

原创: 一棵青木 远方青木

今天上午8点,香港发生了让人震惊万分的刺杀事件。香港议员何君尧,在屯门湖翠路摆街站为区选做宣传时,一名香港暴徒,伪装成粉丝上前献花,然后突然掏出长刀猛刺何君尧心脏!我一直知道香港的暴徒崇尚暴力,但是没想到当街杀人这种事情都敢做。香港暴徒所谓的言论自由,不是大家想说啥就说啥,而是自己想说啥就说啥,其他人如果说的东西让自己不满意,那就必须闭嘴,如果不闭嘴,那就要肉体消灭。因为当时何君尧在为11月24日的区选做街头宣传,所以有很多路人在旁边围观,一位路人的手机,恰好录下了这一幕。 

我们可以看到,这名凶手伪装成何君尧的支持者,面带笑容向何君尧献花,分散何君尧注意力,趁何君尧放松警惕时,突然从背包里掏出一把6寸长尖刀,直刺何君尧心脏部位。
视频中的粤语我给大家翻译一下。 凶手:大家都看到你的努力了。何:多谢你。凶手:对啊对啊,你介不介意……何:我和你照张相凶手:对啊对啊,没错啊。我先把手机拿出来好不好啊。然后,凶手掏出的不是手机,而是尖刀。凶手被摁倒在地后,大喊: 何君尧去死吧!杀了他!你这个贼!你这个人渣!整个刺杀过程快若闪电,瞬间开始,瞬间结束,从路人拍摄的视频里,看起来好像是何君尧闪过去了,安然无恙的反击,摁住了歹徒手握尖刀的那只手。实际上并不是,何君尧措手不及,根本没反应过来,硬吃了这一刀,伤口正对心脏,刺杀的时候恰好刺到了肋骨上,让肋骨承受了刀口的劲道,巨大的冲击力导致何君尧整个人弯腰。如果这把尖刀从肋骨缝隙中穿透过去,何君尧必死无疑,心脏中刀,送到医院都没用。我们再看一下,整个刺杀的慢动作,你就会发现,何君尧能活下来,是多么的侥幸和惊险,真是好人有好命。 

如果尖刀再锋利一点,或者何君尧当时后面有人,没有空间供其弯腰卸力,尖刀甚至可以强行穿透肋骨,直接刺破心脏。
何君尧被刺杀后,鲜血染红衬衫,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刀口位置是何君尧胸口的左侧部位,而这个位置,对准的,正是人类的心脏。 

经警方检测,凶手使用的凶器,达到6寸长,锋利无比。 

被捕的凶手,演火云邪神都不需要化妆了,本色出演。 

香港暴徒对和自己政治态度不同的异己,采用了肉体消灭的做法,只允许自己说话,不允许别人反对,反对者都得去死,这不是黑色恐怖是什么?
更过分的是,因为刺杀行为失败了,何君尧没有大事,香港的暴徒开始大肆鼓噪,说这是何君尧自导自演,凶手是何君尧的自己人,是为了抹黑香港暴徒。 

这简直是太荒谬可笑了,按这个逻辑,哪怕这一次何君尧不幸牺牲了,暴徒依然可以说,这是故意牺牲何议员来抹黑香港暴徒。
反正不需要证据,香港暴徒从来也不需要证据,自己大嘴一张,想说啥就说啥。看过上面刺杀慢动作的人都知道,这次何君尧能活下来是多么的侥幸,那么大的力道,对准心脏的直刺,如果当时刀锋偏了1厘米,从肋骨缝隙滑过去,何君尧直接就没了。

学过解剖的人都知道,人类的肋骨,很细很窄,能保护的地方,连1/3都不到,肋骨之间的缝隙,非常大。 

但是,香港暴徒的污蔑是不需要理由的,别说何君尧幸运的生还,就算是何君尧牺牲了,他们依然可以污蔑。反正是不需要证据的无端揣测,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完全不和你讲道理,他也没打算和你讲道理。不过,我也没打算和香港暴徒讲道理,既然香港暴徒说,这是何君尧自己请的人,那就算这个凶手是何君尧请的吧,你们说啥都对。既然这个人是何君尧请的,和香港暴徒不是一伙的,那么判这个凶手死刑,香港暴徒们应该支持吧。请香港的暴徒,立刻示威游行,要求法院把这个刺杀何君尧的凶手,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不是说这个凶手是何君尧自己的的嫡系嘛,自导自演,那直接枪毙了呗,这种事我支持。如果香港的暴徒不愿意向法院请愿枪毙这个凶手,那请问,这说明了啥? 

1从今年7月起,何君尧就遭到了死亡威胁。
因为发布了反港独言论,在电视会议上痛斥港独议员,何君尧的办事处被打砸,父母坟地被破坏,同时,还有人威胁要杀了何君尧。港独言论是允许的,反港独言论是不允许的,谁敢说就要灭了谁,香港暴徒不是崇尚自由么?请问这是自由么?自由不应该是大家平等相处,各抒己见么?真理越辩越明,不允许别人辩论,谁发表异己言论,就要谁去死,有这样的“自由民主”么?这群香港暴徒,真的知道什么叫“自由民主”么? 

何君尧议员,因为多次在公开场合,发布反港独的言论,成了爱国爱港的一面旗帜
结果,何君尧不仅遭到了香港暴徒的报复,还遭到了英国当局的报复。10月28日,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褫夺何君尧议员的名誉博士学位,理由是10月26日,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勋爵发了一封信件给这个大学,列举了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不当行为”。 

什么“不当行为”呢?这位英国上议院议员称,何君尧“曾发表有关大屠杀、攻击同性恋、攻击女性以及种族主义”的言论,所以必须褫夺名誉博士学位。
何君尧表示自己跟奥尔顿素不相识,但奥尔顿的指责,是无凭无据的。 “他只是道听途说,没有对事实的考证,非常草率。而大学没有跟我联络,也没有进行相关调查。”因为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勋爵和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没有对外提供任何证据,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认定的何君尧的“不当言行”到底有哪些。
何君尧自己猜测,奥尔顿所谓的“指控”可能是扭曲了自己在立法会里的一些发言,比如前一段时间,何君尧曾讥讽港独议员毛孟静“食惯洋肠”,也曾表达过不支持同性婚姻的态度。但这绝不意味着自己有种族主义倾向或歧视同性恋群体。何君尧说的话,可能不合一些人的意见,但英国不是崇尚言论自由么?何君尧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你可以不同意,但是你要誓死捍卫何君尧说话的权利啊。 现在倒好,你不同意之后,还要誓死捍卫不让何君尧说话的权利。从小到大,我都以为在英国和美国,无论我说什么都可以,哪怕别人不同意我的观点,也会誓死捍卫我说话的权利。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别说誓死捍卫我说话的权利了,我要是说话不让他们满意了,分分钟人都死了。西方世界捍卫的,是让发表不同意见的人,去死的权利。甚至英国的学术界,也被政治裹挟和污染,让自己手中的权利,成为了政治打压和迫害的棍棒。何君尧被剥夺名誉博士事件,代表英国上议院高调介入了香港事件,通过向大学施压,打压一名中国香港人享有的言论自由,这是对自由和民主的公然践踏。谁专制?谁民主?香港政府,有因为港独议员发表“不当言论”而剥夺他们的职务和荣誉么?有因为香港暴徒发表“不当言论”而剥夺他们的工作么?没有,现在甚至连对警察丢燃烧弹这种暴力袭警行为,都没有几个暴徒受到惩罚。这世界上,没有比香港更自由民主的地方了。一名英国媒体人说,在不同的政治生态下,被英国大学授予或者剥夺荣誉博士学位可能都是一种荣誉。 

2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新闻,今天遇袭的,不止何君尧一个人,另一位发表爱国爱港言论的建制派议员杨子熙,同样也遇袭了。
今天上午杨子熙在做社区宣传时,有人用脚踢向他,被杨子熙用手挡住,对方离开了现场。过了一会,这个人又回来了,用不明液体泼向杨子熙,并手持木棍攻击,杨子熙始终保持一定距离,没有被击中。 

今天,成了建制派议员的黑色恐怖日,出门做个宣传而已,生命都能受到威胁。
20周的暴乱以来,香港的暴徒变得越来越暴戾,动辄殴打持不同意见者,甚至部分报道事实的媒体,也成为他们的眼中钉。是的,除非你黑化警察,美化暴徒,不然哪怕你只是客观中立的报道香港暴徒的打砸抢事件,也会被暴徒攻击。10月28日,也就是何君尧被剥夺荣誉博士的同一天,香港TVB电视台,被迫向法庭申请临时禁止令,禁止任何人士非法袭击TVB记者并毁坏财物。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还需要向法庭申请临时禁止令?难道没有禁止令,就可以随意打砸TVB财物或袭击记者了?TVB这么做,是因为实在没办法了,现在TVB的采访车一出去,就会被暴徒打砸成这个样子。 

为啥要砸TVB的车,打TVB的记者,很简单,不为暴徒说话啊,不为暴徒说话的记者,在他们眼里,都该去死,被打活该。请暴徒们牢记民主自由的真谛: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如果记不住,劳烦香港暴徒们多看几遍。
你们口头上追求的,不是这个吗?为什么你们行动上追求的,是让不同观点的人,不说话的权利呢?我们再来看一次今天何君尧所穿的衬衣,在何君尧被送急救车后,这件血衣被遗留在了现场。 

上面的血,和五星红旗的颜色,一模一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蓝血人网 » 何君尧被当街刺杀,伤口正对心脏,今天是黑色恐怖日!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微信关注公众号:【经济评论】了解更多